我的逆袭:从一无所有到身价千万连锁店老板

  • 2017年06月09日
  • 暂无
又一个夜幕降临,宁波市区,到处霓虹闪烁,流光溢彩。
无数夜里,我从这些美丽的夜景中路过,根本无心欣赏,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回家,然后沉沉睡去。
我姓高,别人都叫我老高或者高老板。
屌丝一枚
我,屌丝一枚,七十年代初,出生于江西一个偏僻的山村,上有两个哥哥,两个姐姐。
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农村人没有别的生活来源,父母就靠家里的一亩三分地把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养大,很不容易。
家里虽然穷,父母还是送我上了高中,照理说,我应该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毕竟那时候,大家都认为上大学是农村人最好的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但是,我没有。
高一没念完,我就退学了。
不想给父母增加负担,对读书的兴趣也不大。那时候,考大学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能考上大学的人极少,自觉读书这条独木桥,我是过不去了,我选择了放弃。
从学校退学后,我没有在家种地,而是离家做小生意,从此浪迹江湖。
初入江湖
那个年代,村里人大多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家种地,丰年吃干点,荒年吃稀点,出去打工讨生活的人很少,做小生意的人更少。
家人知道我要去做小生意全部都反对,周围几乎就没有支持我的人,同村人甚至对我的想法冷嘲热讽,等着看笑话。
我心里也激烈冲突过,差点就顶不住压力,放弃闯荡江湖的梦想。
现在想来,幸亏当初年轻气盛,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,如果当初随了大流,我这辈子,可能就跟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了。
他们在建筑工地上风吹日晒,操心着家里的粮食是不是该收了,猪是不是该卖了的时候,我在考虑下一家店开在什么地方。
我的江湖始于镇上,离家并不远。
第一个小生意是大米加工厂。
说是加工厂,实际不过是只有两三台机器的作坊而已。
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,应该知道我说的情况。那时候,通常一个大的村子,或者镇上才有大米加工厂。农民把自己种的水稻脱粒成大米,自己吃一些,卖一些,再交一些公粮。
现在,农民要么买米,要么自己花一两千买个小型机器自己加工,没人再肩挑背扛车拉去大米加工厂了。
这种作坊式的大米加工厂,差不多已退出历史舞台,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,只留下越来越淡的记忆。
江西是全国水稻主产区之一,90年代初期,我们那里没有大型大米加工企业,只有作坊式的大米加工厂。
那时候,镇上的生意不多,卖猪肉、做衣服、卖豆腐、开饭店等等,市场也很小,毕竟当时整个镇才两三万人。这些生意要么我不喜欢,要么我那没技术。
大米加工厂生意没多大技术含量,门槛不高,当时就已经是竞争比较大的行业了。
但是简单,投入也小,大钱赚不到,只要肯下工夫,小钱还是可以赚到的,比较适合我这种初入江湖的新手。
虽然投入不多,但是还是需要投入的,当时我的年纪太小,正是人们说的“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”的年纪,借钱这事费尽周折才搞定。
真心感谢当初帮助我的人,当初他们借钱给我的行为,在现在看来都不可思议。
开大米加工厂不需要多少专业知识,就是实际去操作几回,了解下机器的结构,知道常见故障,知道哪些是容易耗损的配件等就可以了。
我就这么把大米加工产品开了起来。
镇上有三家大米加工厂,市场就这么大,竞争程度可想而知。
刚开业,生意不好,我彻夜难眠,想了三招,生意很快好起来。
一、拜访所有认识的人,请他们到我的加工厂开加工大米。
二、加工费定价比所有竞争对手略低。
三、任何时候来加工我都接单,无论单子大小。
我就住在加工厂里,客户随时来加工,我人都在,立刻能开工。
通过这三招,我做到了服务比竞争对手好,价格还比竞争对手低。
这样,没有任何广告,我的生意,通过熟人口口相传,来我这里加工的人越来越多,很快就实现了盈利。
接下来的日子就没啥好说的了,几乎每天都很忙很累,但是钱是有赚,虽然不多。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多,赚了些钱,但是没有更好的发展,心生厌倦,萌生退意。
我把加工厂转了出去,从镇上到了县城。
生死大劫
县城,人比镇上多多了,自然可以做的生意比镇上就多多了,市场也大多了。
我就好像看到大把钞票在向我招手,心里很亢奋,下决心好好干。
到县城后三四年,我做过好几种小生意,我选的每个生意都是很传统的生意,但凡传统的生意,大多竞争激烈。
但是对我来说,竞争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需求,这些传统行业能一直活下来,就证明了需求一直都有。
每次都我能想出有效的对策,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,可以说,每次我都赚着走的。
要说诀窍,其实就一条:把比竞争对手更好的产品和服务,以比竞争对手价格略低的价格提供给客户。
相对封闭的县城、小镇、小村,通过各种渠道,大家都能沾上关系,是熟人社会。
口口相传的力量非常强大,更好的产品和服务、更低的价格,在熟人间流传,传播效果比广告还要厉害。
广告可以短时间把产品和服务推广出去,但是通常人们对广告有戒心,而熟人之间的传播,天然就更容易让人相信。
这个道理,我之前是不懂的,但我一直是这么做的。
在县城的几年里,一如既往累,生意总体不错,我在县城买了人生第一套房,花了十几万。
想想,九十年代中后期,十几万在县城买的房子可不是一般的房子。
二十出头的年纪,村里同年龄段的人,或还在面朝黄土背朝天修理地球,或在建筑工地挥汗如雨,或在工厂里熬更受夜的时候,我已经在县城买了房子。
二十出头的年纪,房子有了,女朋友也有了,还小有积蓄。
人生如此美好,真是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啊。
这让村里很多人羡慕,也让我的信心开始膨胀。
听说城乡中巴车生意好做,简单调查后,我决定加入。
买了人生第一辆车,一辆中巴车,专门跑县城到镇上的短途客运。
没想到,这一次,我遇上生死大劫,差点小命交代了。
当时,城乡之间没有公交车,私人的中巴车就是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。只要买得起车,上面打点一下,业务就可以跑了。现在,稍微发达点的地方,城乡之间都有公共交通工具了。
车子买了,我还不会开车,去学了段时间,拿了驾照,我就直接开始开车拉业务了。
现在想想,当初真是太冒险了,简直就是拿乘客和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
我还是图样图僧袍,很快就付出了血淋林的代价。
我出车祸了。
中巴车发生碰撞,并起火,当时车上就我一个人,我全身着火,命悬一线。
当时,我脑子里并没有像影视剧里一样,人之将死,生活过往如蒙太奇镜头在脑海闪现,我没那时间。
大火焚身的痛,语言无法表达出来。想想,被烫一个泡,普通人都喊疼,我那可是全身在燃烧啊。
当时,我就一个念头,冲出去,不能就这么死了。
我跳出中巴车,在地上翻滚,然而却没什么用,火还在猛烈燃烧,眼看就不行了。
上帝关了一扇门,总算给我留下了一条缝。
我命不该绝,路边居然有一个大油桶,装满水的大油桶。
说时迟,那时快,我以生平从未有过的高速跳进那个大油桶。
火灭了,我得救了。
车毁了,人差点死了。
这就是我的生死大劫,从春风得意,直接跌落到命悬一线。
修成正果
命保住了,烧伤严重,在家人、女朋友的精心护理下,花了半年多,我才康复,留下一身伤疤。
我把房子卖了,付了医药费,还了部分债务。
又一无所有了,好在还有信心和希望。
疗伤的日子,难得空闲下来,有时间思考人生。
从学校退学后,我的脚步就没停止过,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,真没有多少时间总结过去、畅想未来。
我做的这些小生意,都很不起眼,竞争还激烈,基本上,我每次都赚钱,多少不同而已。
随着阅历和见识的增长,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更大,机会更多,县城毕竟还是太小了。
于是,我对外面的世界开始充满渴望。
听朋友说,杭州生意好做,我就信了。
和女朋友简单收拾,就到了杭州,身上没什么钱。
站在杭州火车站上,看到汹涌的人潮,我没有想过要大吼一声,或者在心里大吼一声,杭州我来了。
那不是我这种性格的人做的事情。
我很兴奋,人多市场就大,机会就多,不管做什么,都更有容易做出成绩。
初到杭州的日子举步维艰,无亲无故,无门路,身上积蓄很快要花光。
放弃?回老家?
不,放弃不符合我的性格。
我和女朋友把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,去批发市场批发了机箱水果,到路边摆摊,从此,开始了我的水果江湖。
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,再没有换过行业。
为什么当初去做水果生意呢?
因为没钱,身上的钱,就够买几箱水果。
街头小贩的日常生活,各种苦逼,我不说大家都能想象几分。风吹日晒雨淋,被各种管理,经常撵得鸡飞狗跳,就算这样,我坚持了下来,一点点积累。
大约不到一年,我已经积累了部分资金,凭借之前良好的信用,我筹集到部分资金。
就这样,我第一家水果店,在我到达杭州后一年开出来了。
在杭州开的水果店,还算成功,虽然大钱没有赚到,我把债务都还了,还存了些钱。
要说真正修成正果,那还是到了宁波之后。
听朋友说,宁波的水果生意好做,我到宁波考察一次后,果断决定把杭州的店转掉,到宁波去开店。
就这样,我到了宁波,从此生根发芽。
到宁波后,我开了第一家店,生意很快红火起来,然后就有了第二家,第三家,第四家,最多的时候,我有十几家店。
我开店,全部靠自己的资金,没有贷款,没有融资,也没有借钱。一些人,可能认为我吹牛,或者认为我傻。
他们怎么认为,我懒得计较,爱咋的咋的。
为什么不融资,不去贷款?
我是个实在人,不想,也不会去搞那些花哨复杂的东西。
人贵有自知之明,自问没有建设一个水果帝国的能力,我只想安安静静赚点小钱。
只要扩张速度不太快,我的资金完全可以应付。
我的步子还是太快了,扯到蛋了。
快速扩张下,店面的选择不够慎重,人员配备跟不上,管理不到位。
结果可想而知,好几家店出现持续亏损,亏损最厉害的一家店亏了近百万。
痛了,深刻反思,我迅速做出决定,全面收缩,砍掉全部持续亏损的店,只保留盈利能力良好的店。
最终,我保留了6家店。
 
不要小看我这6家店,这6家店,每年可以带来约2000万的流水。
现在的我
到现在,我可以说,完成了一个农村青年的逆袭,从一无所有到身价千万,夫妻恩爱,儿女双全,生活美满。
按照村里人的说法,完全可以回家养老了。
当然,我没有这个打算。
常年生活在城市,我已经习惯城市生活,农村只怕是再也回不去了。
这么多年,从毛头小伙开始闯荡江湖,如今已人到中年,习惯了忙碌,习惯了劳动。
活到老,干到老。
感悟分享
这是一个能人辈出的时代,我知道在很多人眼里,我取得成就不算个事儿,在另外的一些人眼里,我或许可以算成功人士吧。
他们怎么看,我管不着,也无所谓。
我想对跟我一样来自农村的,一无所有的,在城市里拼搏的人们,分享一些我的感悟。
我没有上过大学,没有什么先进的理论,我知道的,只有朴素的道理,大家凑合看吧。
感悟一:生意是干出来的
人不能没有梦想,没有梦想的人生跟咸鱼有什么区别?
但是,梦想从来都是以实际行动为基石的,没有行动,或者行动不够,梦想就会缩水直至破灭,沦为幻想、妄想。
作为一个没上过大学的农村屌丝,我不知战略是何物,但我也会分析形势,考虑下一次如何做。
我下决定非常快,一旦决定,就会尽最大努力去做,做到极致。
到城市这么多年,我还是保持农民的本色。无论长相还是穿着,看起来跟普通农民工没有任何区别。你们可能无法想象,怎么说也是身价千万的人了,我每天还在做大量的体力活,送货,搬运等。
这不是装逼,也不是故作低调,这就是本来的我,熟悉的人都知道。
做小生意这么多年,我选的都是很不起眼,竞争很大的行业,踏踏实实把生意干了出来,赚的都是辛苦钱。
不要想找个独门生意,不要以为能找到完美的点子,想到了就去做,生意从来都是干出来的,而不是想出来的。
感悟二:努力肯干就能成功是骗人的
我自己就是努力肯干的人,但是我认为努力肯干是成功的条件之一,但是绝对不是努力了就一定能成功。
想想,工地上干活的兄弟们,他们不怕脏,不怕累,挥汗如雨,他们都是努力肯干的人。但是,有多少人能算是成功的?
努力了,还需要其它条件才能成功,比如对大势的判断。
没错,做小生意也需要对大势进行判断。
近几年,人们收入水平大幅度提高,城里人的水果消费能力提高,对水果品质的要求更高,这就是所谓的消费升级。
很多小区周围的水果店品类太少,质量不够好。
这就是我对大势的判断,我的机会。
我果断扩大店面,扩充高质量水果的品类,引进大量优质水果。
回报相当喜人。
努力肯干是必须的,是生意成功的基石,但是要成功,不能逆大势,要顺势而为,还要做得比直接竞争对手更好。
感悟三:不用给客户最好的
生意就生意,就是交易,可能很多人觉得我这话太直白,落后时代。
现在不是都互联网思维吗?
现在不是要讲用户体验吗?
难道就不能给用户最好的吗?
我想说的是,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。你甚至都不必把你最好的给客户,你所需要的是把比你直接竞争对手更好的给客户。
我开的水果店,基本上都开在老小区附近,人多,客流大,周边水果店也很多。
我很清楚我的客户是什么人,他们大多是城市里收入比较高的人群,对水果的品类和品质要求高,对价格反而不是那么敏感。
我的店面都比较大,至少比周围水果店要大,店里水果品类比周围水果店丰富,品质不说更好,至少不会更差,价格总体还比周围水果店高。
综合起来,我给客户的产品和服务并不是我可以做到最好的,但比周围水果店做得更好,我的生意比周围水果店更好。
作者有话说:
老高的第六家店就开在我家楼下,虽然已经开了好几年,我也去买了很多次水果,但是直到最近,我才跟老高熟悉起来。
之所以如此,主要是因为老高实在太不显眼,认识他之前,我经常看到他在店里搬运水果,一直以为他是店里的小工。
后来才知道,他才是老板。
我女儿跟老高的女儿差不多大,经常一起玩耍,渐渐我跟老高熟悉起来。
老高的形象十分平凡,就好像下地回来的农民,他性格腼腆,不善言谈,我大多数时候看到他,他都在干活。
偶尔跟老高聊了几次,发现老高不简单,远非他外表那么平凡。
于是,我写了这篇文章。
本文根据真实人物——老高的奋斗历史,加上小说化加工,撰写而成,其中细节不必深究。
作者:牛哥(微信:tantuds01),来自坦途电商(www.tumtoo.com)
作者保留版权,未经作者书面同意,请勿转载。
0

发表评论